墨离就是苏禾

蠢笨呆傻就是我,我是苏禾。
亲友赠予我一个好听的外号,苏苏。

有那么一刻,我有了这样的感觉——我的肉体还活着,可灵魂却不知在沉睡还是已死去。
我希望我只是睡着了,很快,我就醒来了。

青涩的主题能突出我的惊讶是不是?
我在床头贴了一张纸条,
每天入睡前,
睁眼后,
就可以看到。
上面写着我的梦想,
每天都有光阴,
簌簌地从它身上爬过去。
我看到了,
看到它不紧不慢却极度平稳的身躯。

我不是一个会拍照的人,
能够惹得自己有几分欢喜便会满足。
周汝昌先生说:
保容以俟悦己,留命以待沧桑。
留几张年轻单蠢时候的照片,
以后有那么一天,
我学会了算计,计较时,
想起我心大时候的模样,
多少会慨叹,或者,
有所改变。
真希望,能一直一直这样无忧下去。